EN [退出]

南方网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极速注册
南方网>茂名新闻

穿越200年时光隧道 品读化州榄塘古城堡

2017-07-14 16:55 来源:茂名日报 黎 雄

  化州文楼新村村委榄塘自然村,是文楼镇其中的一个古村落,村落中的一座古城堡,就像一本已发黄并沾满尘土的古书,把村中曾经的风雨烟云不动声色地嵌入字里行间。在文楼镇有关负责人的带领下,记者近日来到榄塘村,烈日炎炎,我们站上城堡高高的丛草杂木中,在蚊子嗡嗡声的缭绕中临风开卷——打开古堡这本尘封约200年的古书,从时光的隧道里品读沧桑和辉煌。

  槛塘城堡一角

  走进草木丛生的城堡

  我们从一个炮楼下的大门口进入城堡,门洞高约2米,但见高墙耸立,门庭严谨,飞檐耸顶,楼阁参差,青瓦鳞栉,苔痕斑驳的石墙从遥远的历史中走来……沿台阶登上炮楼眺望,叫人惊讶不已的是,一株不知名的野树,竟从墙的裂缝间弯曲盘旋地生长上来,碧绿的树冠犹如巨大的雨伞遮盖了炮楼的一侧。

  城堡内曲折的小巷,残存的老屋墙脚沉睡在荒草废墟中。很多高大老迈的古树,伸开巨大的枝干,破裂的树皮上带着老伤,茂密的叶子在阳光下影影绰绰,令人平添了几分苍凉的感慨。蚊子成群,紧叮我们不放;横七竖八的蜘蛛网肆无忌惮地挡道;蝴蝶在野花丛中翩跹起舞;有隐密于树林中的小鸟突然飞起,箭一般展翅而去。小巷两旁爬满了牵牛花和不知名的藤蔓,它们的小花如一个个微型喇叭,很神气地向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奏起“欢迎之歌”。

  炮楼内外的乾坤

  为了一探炮楼内的乾坤,我们小心翼翼地踏着腐败的木质地板,那种随时会崩塌的感觉,仿佛瞬间就回到惊心动魄的动荡岁月。楼的门口设有开关,炮楼上有对称的窗眼,墙壁上有大小不一的炮眼、枪眼。炮楼寂静伫立,可以想象出曾经的雄伟,从炮眼向外远眺,可见城堡外的小卖部门口,坐着三三两两的村民,他们抽着水烟筒,闲情逸致地高谈阔论;偶尔有开着摩托车的村民呼啸而过;有面容清癯的老人,摇着扇子沿着城墙缓缓而行……我们隐匿在旧日时光里,看着新时代的村景,正是城外城内两重天。

  榄塘城堡俯视图

  从炮楼下来,一步一步踩着窄窄的石阶,触摸着青苔的褶皱,沿着城墙向前走去,只见每隔三五米,差不多一人高的城墙上,就有一个内宽外窄的长方形观察孔,从观察孔看城外,外面的景物一览无遗。

  榄塘村因两棵榄树而冠名

  无论世事几多变迁,总会有人把往事铭记,这就是历史。谁将榄塘村的历史刻骨铭心?村民为我们推荐了73岁的老村长谢新汉。谢新汉精神矍铄,身体硬朗,他站在古城墙内,面对着一座保留较完好的祠堂,指点曾经熟悉的一草一木,侃侃而谈。

  清朝初年,文楼陈田村的谢氏七世祖,因为看中了一片风光旖旎而又还未被开垦的处女地,于是带着妻子儿女到此开荒,起早摸黑,披荆斩棘,终于沧海变桑田。谢新汉说,先祖到此开荒的第一件事就是种下标志着繁荣、开枝散叶的吉祥树——一棵榕树(预示生根发芽能力强,子孙多);两棵榄树(预示先苦后甜,先涩后甘),并挖鱼塘养殖鱼虾蟹。榕树随遇而安,很快就枝繁叶茂;两棵榄树更是亭亭玉立,茁壮成长。因为两棵美丽的榄树和鱼儿欢跃的鱼塘,所以谢氏先祖把村名定为“榄塘村”。

  后人讲述榄塘城堡的故事

  11兄弟建造榄塘城堡

  榄塘村经历了几代人的辛勤劳作,已成为鱼米之乡。但是,文楼毕竟是山区,远离县府,时有贼寇出没。隔三差五便有人家的东西被盗,甚至有土匪成群结队打劫,村民为此提心吊胆。榄塘村从开基到第四代时,人口已迅速发展,其中第四代的兄弟就有11个。11兄弟合计决定建榄塘村城堡时,正是清道光年间。

  兄弟们的计划是建城墙把小村围起来,城墙不能低于三米,而且要厚要坚固,城堡大门要威严,还要建几个炮楼。搬石头,拉石灰,搅黄泥,任务是艰巨而繁重的,人工搬石头太慢了,于是改用牛车,据说城堡建好后,牛车不知用坏了多少驾。从设计到建造,榄塘人可谓呕心沥血。

  城堡内的房子大都已崩坍

  在11兄弟齐心协力的忙碌下,历经好几年,占地近30亩坐东北向西南的榄塘城堡大功告成。先人种植的两棵榄树在城堡后面,城堡前面则有两口鱼塘,因此,颇有气势的城堡大门雕刻着一副对联:榄树青山双引凤;门迎绿水百家丰。

  附近村民涌进城堡得以保命

  谢新汉说,榄塘城堡共有四个炮楼,城堡中心地势是最高的,上面曾有一个钟楼,有眺望和报警作用,走上钟楼,城外的情况可以看得一清二楚,如遇敌情,即敲响大钟。清朝末年,社会动荡,每遇到有扰乱和抢劫的土匪,附近的村民都是走到榄塘城堡里避难,而榄塘村的村民们也慷慨地接纳这些落难的群众。

  1850年左右,与文楼相邻的广西地区的一撮土匪,常常到文楼打家劫舍,许多村庄被洗劫一空,而榄塘村安然无恙。有一次,土匪大规模出动,榄塘村附近的村民带着自家的财物走到榄塘村躲避,原来只有200多人的城堡瞬间增加到近500人。土匪将城堡团团围住,但每次进攻,都被城内的枪炮击退。邻村的群众在榄塘城住了一段时间,土匪不肯离去,在城外不断叫嚣,却又无可奈何。最后土匪大声在城外喊:“城里的人听好了,请你们快快出来,我们只攻打榄塘城,不会伤害其他村的村民,请不是榄塘城的村民尽快出来,否则,后果自负……”

  榄塘城堡一角

  避难的村民听到土匪的吆喝,不知如何是好,最后,有一部分村民担心城堡被攻陷,急急带着财物走出城堡回家。没想到走出城堡不久,途中即被土匪截住,财物尽失,而坚持在城堡等待的村民,最终守到土匪撤退,他们最后也平安地回到自己的家乡。

  彭爷爷先斩后奏 惩处土匪内奸

  谢新汉老村长还为我们讲了彭爷爷的故事。清末民初,文楼镇的土匪有增无减,在乱世中,榄塘村竟也有两个人当了土匪。因为榄塘城堡在当地可谓固若金汤,土匪绞尽脑汁也不知如何攻进去,于是与榄塘村的两个土匪商量,采用里应外合之计,妄想洗劫榄塘城。

 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寒夜,村民们早早关了城堡大门,吹熄煤油灯开始歇息。夜色越来越浓,城堡外的桉树如鬼影般在寒风中摇晃,山边林地里点点的磷火更增添了夜晚的恐怖。就在这时,村庄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的狗吠声,接着,城堡大门外突然响起几声“鸟鸣”,还有轻轻的敲门声。一个青年男子踮着脚尖悄无声息地走到大门,正当他握着门闩,准备拉开的一刹那,一条粗棍子猛然击中他的头部,门闩没有被拉开,他却罪有应得地倒下了……

  城堡石彻的墙

  “咚咚咚……”沉重而又悠长的钟声在城堡中响起,村民们纷纷披衣起床,拿着油灯走出家门口一看,原来是德高望重的彭爷爷在钟楼上敲钟。见到村民们都出来聚集了,彭爷爷大声说:“乡亲们,二狗被我打死了……”

  村民对二狗和另一个男子“亚太”的恶行早有所闻,但二狗怎么会被彭爷爷打死了呢?因为村中每处理一件大事都是开会商议的,彭爷爷怎么会私自处理了二狗呢?原来,二狗和亚太商议:亚太负责带土匪进村,二狗则负责在里面开城门。当天晚上,彭爷爷听到狗吠声,立刻起床,走上钟楼观看。黑幕朦胧中看到有人向城门走去,又隐约看见城外似乎有许多人马在走动,知道凶多吉少,于是拿起一条大棍子也悄悄地来到城门。待城外莫名的响起“鸟鸣声”和敲门声,彭爷爷明白了一切,眼看二狗要开门,情急之下他挥动了棍子……

  座落在城堡四角的炮楼

  乡亲们听了彭爷爷的讲述,感激老人家所做的一切,及时制止了一场浩劫。

  城堡里的革命故事

  民国期间,国民党到处抓“壮丁”,榄塘村也不能避免,有人来抓壮丁,各家各户互相通知,当官兵围住城门时,那些青年男子便偷偷爬城墙逃走,让官兵扑了个空。

  抗日战争期间,村民听闻日寇飞机时常轰炸高州城,个个心惊胆颤,于是附近村民又纷纷涌进榄塘城。听说日本鬼子越打越近,机智的榄塘村人想到了“地道游击战”,他们绕着城墙修了一些只容一个人通过的暗道,可退可守。这些抗战时期修成的暗道,至今已随着倒塌的泥房了无痕迹,但说起当年榄塘人的智慧,谢新汉老村长仍难掩自豪的神色。

  古树已有数百年历史

  最让榄塘村人骄傲的是,榄塘城曾保护过革命工作者。1947年的一天夜晚,有两个男子急急来到榄塘城,原来他们是共产党员,正被国民党追捕,而其中的一个正是村民谢茂兰的舅舅。当两人刚进榄塘城不久,国民党追兵就到了,他们拿着枪,守住城堡的四个大门,再叫全村人出来集合,逐个辨认,然后每家每户抄家。但最终没有找到他们,最后只好悻悻而去。原来,他们被村民藏匿于暗墙内,墙内有墙,外墙则有床铺遮掩,外人根本想不到有如此隐蔽的地方。

  千疮万孔的城墙

  上世纪60年代,榄塘村人逐渐搬出城堡在外围建屋,发展到如今已有700多人。记者在城堡内转悠时,忽然传来鸡犬之声,原来还有一户人家在堡内居住,可谓唯一的堡主了。又见那座保存比较完好的祠堂供有香火。谢新汉老村长说,城堡是村中的根,虽然他们都搬出去了,但祠堂依旧保留在这里,传统节日村民必到此拜祭。是啊,树高千尺不忘根,榄塘城的历史和故事值得后人永远咀嚼,回味。

  策划:柯丽云

  文:茂名晚报记者 车杰蓉

  图:茂名晚报记者 黎 雄

编辑: 陈梅桂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0条评论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广告服务-诚聘英才-联系我们-法律声明-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7373397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